"林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到达非洲沿海已二十多天,除"林肯"号舰母外,战斗群还包括一艘贝尔纳普级巡洋舰、两艘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一艘孔兹级驱逐舰、两艘诺克斯级护卫舰、两艘佩里级护卫舰、一艘威奇塔级补给艘、还有三艘看不见的"肛鱼"级攻击潜艇。这支舰队以"林肯"号为核心展开在海上,如同大西洋上一盘摆放整齐的棋局。

  对桑比亚的"外科手术"也已持续了二十多天,每天有上千架次的飞机的狂轰滥炸,从"雄猫"F14上的激光智能炸弹攻击到从阿森松岛飞来的B52的地毯式轰炸,还有巡洋舰和驱逐舰上大口径舰炮日夜不停的轰击,这个国家实在剩不下什么了。他们那只有二十几架老式米格机的空军和只有几艘俄制巡逻艇的海军,在二十天前就被首批发射的战斧巡航导弹在几分钟内毁灭,而桑比亚陆军的二百多辆老式坦克和一百多辆装甲车也在随后的两三天内被来自空中的打击消灭干净。随后,攻击转向了桑比亚境内所有的车辆、道路和桥梁,而摧毁这些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现在,桑比亚国已没有一辆能动的汽车和一条能通行的道路了,他们已被打回到石器时代.

  战斗群司令官菲利克斯上将突然从踱步中站住,看着"林肯"号舰长布莱尔少将,同十多年前一样,菲利克斯仍然身材细长,但那学者风度中多了一份忧郁;而舰长正是他的反面:粗壮强悍,是一个老水兵的标本。

  "我还是认为舰队离海岸太近了。"菲利克斯说。

  "这样我们可以向桑比亚人更有力地显示自己的存在。我不明白您担心什么,"舰长挥着雪茄说,"桑比亚军队现在拥有的射程最远的武器可能就是55毫米的迫击炮了,如果有,它也只能藏在地窖里,拉出来十分钟内就会被摧毁。"

  舰队,特别是"林肯"号确实能显示其存在。它是尼米兹级航母的第5艘,于1989年务役。排水量9万多吨,全长332米,有20层楼高,舰载两个战斗机中队,4个攻击机中队,还有4个电子战和反潜中队,共一百多架高性能战机;舰上人员近6000人,这是一座带来死亡的海上钢铁城市。

  菲利克斯又接着踱起步来,"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和几名陆战队员一起守在西贡大使馆的楼顶,直升机正在运走最后一批人。文进勇将军指挥的北越军队离那儿只有几百米了,而美国在越南的势力范围,只剩大使馆楼顶这几十平方米了。一颗炮弹飞来,一名陆战队员被齐肩炸成两半,我还记得他的名字,他是最后一个死于越南的美国军人......那一时刻铭心刻骨,想起它,总使我感觉到,战争中的弱小民族有一种我们意识不到的很神秘的东西。""我也参加过越战,但没感觉到这种东西;以后在中东沙漠上,伊拉克有200万军队,几千辆坦克,我同样没感觉到这种东西;现在,桑比亚已没有一门能暴露在外的迫击炮,我更不认为他们还有什么令我们恐惧的神秘的东西。我为我们的士兵感到遗憾,他们本以为,这次到非洲是一次充满荣誉和浪漫的远征,而敌手竟是这样贫穷,这样不堪一击。您认为美国军队在精神上正在衰落,我同意,但对其原因我与您的看法不同:美国军队缺少自己的英雄偶像,二十世纪后期的几场战争,如海湾和科索沃战争,都没有造就出像巴顿、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这样的英雄,因为敌手太弱了,这次也一样!"

  在被任命为远征桑比亚的"非洲惊雷"行动的总司令后,菲利克斯曾同自己的参谋部详细地研究了此次作战行动的每个细节。这次行动将出动两个航母战斗群,这对于本来就很弱小,又经十年封锁后奄奄一息的桑比亚是绰绰有余了。

  但菲利克斯一直在担忧着一个潜在的危险,这就是奥拉带到桑比亚的那3万个组合体。

  他多次召集凯西和3号基地的其他科学家们,分析那些组合体都是什么类型。在全面回顾了2号基地的研究过程后,科学家们告诉菲利克斯,那一阶段的研究中最成功的组合体是人与冷血动物的基因组合,特别是人与海洋动物的基因组合,基于这一点,还参考2号基地留下的研究资料,他们一致肯定,奥拉带到桑比亚的是人鱼组合体。

  虽然有确切证据,菲利克斯还是表示怀疑,"我不相信桑比亚的黑人妇女能孕育和生下这样的怪物。""将军,完全不是您想象的那样!"凯西说:"这些组合体,同您在2号基地中的大水池里看到的人鱼完全不同,他们人类基因的比例高得多,所以从外表看更像人,甚至,您如果不仔细看,他们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有一些细微的不同,比如他们的手脚是蹼状,耳后可能有鳃孔等。但海中更适合他们生存,在海里他们会像鲨鱼一样凶猛。"后来,菲利克斯从电视上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那是桑比亚总统鲁卡为回应西方的威胁发表的一次电视讲话,这位前桑比亚陆军元帅说:

  "......我借用丘吉尔的一句话:我们要在陆地上战斗、我们要在空中战斗、我们要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决不投降!这里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还将在海上战斗,我们要让入侵之敌葬身大海!"话音未落,一群同菲利克斯一起看电视的参谋军官大笑起来,"当年萨达姆还对伊拉克人说,要把布什抓到巴格达游街呢!"但菲利克斯从这讲话中进一步证实了科学家们的说法:桑比亚要用人鱼组成的军队在海上同美国舰队作战。

  菲利克斯忧心忡忡地召集两个航母战斗群的舰长们研究对策,他把注意力放到两艘般空母舰上,这是桑比亚人理所当然的优先目标。显而易见,人鱼对舰队的攻击方式只可能有一种:在舰底安放爆炸物。

  "您过虑了,将军。""林肯"号舰长布莱尔对菲利克斯的担忧付之一笑,"这种攻击方式根本不是什么新发明,二次大战,在挪威沿海,英国人就曾企图用这种方式炸沉德国战列舰'提尔皮兹'号;后来珍珠港事件中的日本人,福克兰群岛战争中的阿根廷人,都曾采用过这种战术,阿根廷人就派蛙人在潜入意大利港口,企图在港中的英国军舰的舰底安放水雷;在冷战时期,北约和华约的海军研究机构都探索用经过训练的海豚干这种事。但这种战术在实际作战中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我们面对的不是蛙人,是经过基因优化的鱼人!"菲利克斯说。

  "一样,将军,他们同样是用小小的血肉之躯对付庞大的钢铁巨舰。我很快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布莱尔舰长的答复果然给了菲利克斯不小的安慰。一个星期后,他在海上为菲利克斯演示了刚刚装备的防卫系统。当时用一群虎鲨做为鱼人的替代物和假设敌,在"林肯"号的舰底挂了一个装满血腥物的铁笼子以吸引虎鲨前来。当那群虎鲨游近时,布莱尔指给菲利克斯看一个大屏幕,上面清楚地显示出虎鲨的航迹、航向和数量。

  "我们在舰底安装了一套监视系统,这套系统除了声纳外,还有高穿透力的水下激光摄影设备,这套系统十分灵敏,也很庞大复杂,以至于它影响了'林肯'号的航速。"